南京老年生活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经济杂谈] 央行行长助理刘国强: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都要纳入监管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近年来,随着经济金融发展,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出现一些深刻的变化,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上升较快,部分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停留时间过长,出现脱实向虚倾向。”9月14日,央行行长助理刘国强在“2017金融街论坛”表示。

刘国强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既要善于做加法,更要勇于做减法。

为什么既要做加法,也要做减法?

刘国强称,这是经济发展的特征性决定的,也是现实矛盾决定的。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就是新常态,新常态“四个新”,新的速度、新的结构、新的方式、新的动力。面临的一个现实矛盾是,供给结构不适应需求升级的需要,产能严重过剩,经济杠杆率较高,金融脱实向虚。

“简单一句话,供给侧产能过剩和需求侧流动性过剩并存。”刘国强称。

他进一步表示,这样的矛盾存在有客观必然性,很多发达国家也都经历过,虽然我们国家认识比较早、行动较快,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再努力相当一段时间。适应新常态,解决现实矛盾,就比较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经济工作的主线,就是用改革的办法,把该加的加上去,该减的减下来,优化经济结构。

刘国强称,去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今年是深化之年,去年攻坚突破以后,今年再扩大领域,优化政策,深入推进。实践证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是很繁重的,需要久久为功。但是,实践也证明了另一方面,只要我们有决心、有行动,也能够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比如说钢铁、煤炭去产能、供求关系很快就起了变化,价格很快回升,效应很快好转,由全行业亏损变成全行业盈利,这样财政收入增加了,银行不良下降了,职工就业和收入也有保障了,企业的投资意愿、投资能力也就上去了,这些都是内生动力,这就是做减法的效果。

怎样做加法与减法?

刘国强称,从做加法看,这是经济下行以后本能的想法,大家都很容易往这方面努力,在客观上也有一定的必要性。但是真正做起来,要做好也不容易,这几年我们国家也探索了一些好的办法,比如说推进重大项目建设,我们加大了财政、金融政策的配合,推动政府和民间合作搞建设,就是PPP。

再比如我们积极探索普惠金融,创造大量金融工具,在信贷方面,就是间接融资方面完善担保体系,创新抵押物,推动信用体系建设,包括两权抵押、专利权抵押、供应链融资、扶贫再贷款等,总共有几十种工具。在直接融资方面开发了绿色债券、双创票据、扶贫票据、社会效应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也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初步核算,2015年到今年上半年,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为企业节省资金成本2000亿元。这些加法措施在目前都是很有针对性的,在未来也必须坚持优化。

做减法方面,这几年有很多好的做法,尤其是今年以来,杠杆率降下来了,脱实向虚的问题也得到了一定的抑制。刘国强认为,下一阶段,减法还要做,而且在一些方面要加大力度去做,特别是以下几个方面:

1、要把杠杆率减下来。这是服务实体经济的关键举措,因为在高杠杆的情况下,资产价格必然膨胀,这就导致了一方面会把资产从实体经济中吸引过去,另一方面,也会提高实体经济的经营成本,有些很好的企业因为一些地方房价大幅度上涨,也撑不住,被迫迁走了。吸引资金和推高成本这两方面相互作用,经济就必然脱实向虚了,因此要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使杠杆率有序降下来,这是服务实体经济最重要的环节。

2、把金融乱象减下。非法集资、乱加杠杆、乱做表外业务、违法违规套利等不但直接增加了金融风险,而且都是金融脱实向虚的途径,把这些减掉,自然就会有相当部分资金回归到实体经济当中去。金融创新是大势所趋,但也不能偏离实体经济的需要,必须认识到金融业的外部性、公共性非其他行业可比,因此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都要纳入监管,都要立足于服务实体经济。

3、要把不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这方面的资金减下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不是来者不拒,不能成为帮助落后产能脱困的借口,甚至成为给僵尸企业打点滴的手段。金融服务的对象必须是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比如对僵尸企业必须减下来,对隐性的地方政府债务必须减下来,对房地产炒作必须减下来,这样我们才能腾出资源服务于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的实体经济,才能培育出新的结构、新的动力。

“在其他一些领域也可以用做加法和做减法的思路去推动,比如说监管,我们强调统筹,要把同一件事情多头监管的现象减下来。”刘国强称。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